全国服务热线:
新闻分类 NEWS CATEGORY
新闻动态 news
联系我们 contact us
手机:
电话:
邮箱:
admin@baidu.com
地址:
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新闻动态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我生了个9斤巨大儿,还是顺产!
添加时间:2019-04-22
  

三年前二宝出生,9斤重的大胖小子,居然还是顺产。一朝为母,所向披靡。

孩子要落地

12月16日那晚,本是个平常的夜晚。超大的肚子已让身体不堪重负,但还得伺候牛大少洗漱,上床讲故事,然后疲惫地睡去。

像往常一样,因为巨肚的压迫,睡得并不安稳,恍恍惚惚做了很多乱七八糟的梦,梦里依稀觉得肚子有些痛。起床上了个厕所,才发现真的有些痛,5分钟一次,看了看表,已经是17日凌晨2点。

因为之前有过假性宫缩的经历,我怕是诈和,只是小心观察着。这时,咕咚一声响,牛大少掉床了,这难道是在暗示“孩子落地”?事不宜迟,我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——去医院。

入院时已开三指

把牛大少重新拖到床上,我开始冷静地收拾东西,甚至把洗面奶、眼霜和面膜都带上了。老妈也醒了,翻了翻家里也没什么吃的,给我下了一碗方便面,狠狠的打了好几个鸡蛋。

想想有N多人承诺等我生了来给我送汉堡,看看窗外漆黑的天,还是算了,不折腾人家了。 就是肚子里这个娃娃挺委屈,跟哥哥不能比啊,娘肚子里最后一顿饭竟然是方便面。

到了医院,已是17日凌晨3点多。我的主治大夫姓杨,40岁上下,短发,微胖,心直口快,我俩很对脾气,我很喜欢她。

医生做了简单的检查,说已经开了三指,然后有条不紊地问着各种问题,祖宗八辈有木有遗传病啥的。填了好几张表,接着去抽血、验尿、做B超。彼时,我还楼上楼下四处跑,只是阵痛来袭时,需要停下来忍一会儿,等疼劲过后,依然健步如飞。

我问医生,能不能用无痛分娩?她干脆利落地驳回了我的请求:“用那干嘛?你这是二胎,产道通畅,生得快,没等麻药起作用,你就生了!”

“什么时候能生啊?”

“快的话,应该在我下班前,就是早上8点前。”

等我检查回来,医生说只有单人病房,条件一般。在这之前,我是打定主意一定要住VIP的,以我这等高龄,这就是最后一胎了,说啥以后也不会再生了,此时不享受,更待何时?

但VIP没有空房,木办法。人生就是搏杨大夫又给我上了一课:“花那冤枉钱干啥,你顺产,没几天就出院了,有那钱还不如自己买点好吃的吃吃!”

轻松的待产时间

所有的住院手续办好后,杨大夫说你跟我来吧。就这样,我告别了家人,一个人跟着她,进了待产室,彼时,大约凌晨4点。

还带上我的法宝,两罐红牛和巧克力,杨大夫看了,笑笑:“竟整这些没用的,还不如吃个大白馍实惠。”我很喜欢她这种没心没肺的爽快劲儿。

待产室里有位美女,穿深绿的制服,长头发,高个子,瓜子脸,大眼睛,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。杨大夫和她交待几句后就走了,这位美女一直陪着我,同样也问了好多问题。

我跟她聊起当年生牛大少的经历,由于娇气怕疼,整个产程一直被医生骂,都快被骂哭了。这位美女温柔地说:“你放心,我们这里都不会骂你,会鼓励你,安慰你……”

听了这话,看着她温柔的脸,我觉得踏实多了,私立医院就是服务好啊!看着她柔弱的样子,猜测她可能是传说中的导乐师,就是一直陪着我说好听话的那种,没想到,这妞上阵后也是一员虎将啊!此段按下,暂且不表。

躺在待产室里很无聊,看着床对面的挂钟,觉得指针怎么走得那么慢。阵痛来得不急不缓,大约5分钟一次,疼的时候,吸着气,咬着牙,忍一会就过去了,不痛的时候,就跟正常人一样。我甚至后悔没把家里那本看了一半的《京华烟云》带来,好打发时间......

生二胎 依然疼得要炸裂

那位美女不时地做做检查,听听胎心,测测宫口。从4点等到早晨6点,终于开到六七指了,可以进产房了。

我利索地从床上爬起来,跟在美女后面进入产房,趁着她准备的功夫,还在产房里各种参观、各种拍照、发微博。

生大宝时,疼得晕晕乎乎进来,生完迷迷糊糊出去,都没好好参观。产房里有两张产床,一个放小宝宝的小床,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。美女佯装生气地说:“快躺好,你是来生孩子的,还是来发微博的!”

当我看到那张面目狰狞的产床时,所有的记忆原地满血复活了。经历过上次的生产之痛后,我知道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磨难,恨不得抽自己一耳光:为什么要再生一个?为什么要再来一次??自己何苦跟自己过不去!真是有病!!

开弓没有回头箭,此时没有任何退路。后悔没有用,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,我也只能咬着牙上了。

我战战兢兢地爬上产床,美女简单地交代了一下动作要领,就去忙别的。

我躺在那里,等到阵痛来时,就认真地用一会儿劲儿。阵痛来得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猛烈,杨大夫也来了,开始做接生的准备。

那种疼痛,无法形容,体验过的人,都清楚,没体验过的人,就尽情想象吧。我的感觉是,马上就要疼死了,实在顶不住了,不如死了算了。

没过多久,气氛似乎紧张起来,医生们神情紧张,紧皱着眉头,一边忙乎一边冲我大喊大叫。

那位美女突然变得厉害起来,她大声地说我:“你怎么这么不配合啊,手别乱抓!!!别乱动!!!别乱扭!!!别乱喊!!!用劲!!!!” 这真是,不配合医生的人不管到哪里都要挨骂。

医生所说的配合,就是阵痛来临时要使劲用力,身体不要像虫子一样扭来扭去,腿要像劈叉一样,尽可能打开。可是,疼的时候不让动,臣妾实在做不到哇……

她们大喊大叫也没用,因为我也在大喊大叫,任凭她们焦急的脸在我眼前晃来晃去,虚化成了背景……

实在拿我没办法,情况有点危急。两位医生一人压着我一条腿,不让我乱动,还有一个医生拼命推我的肚子,只觉得我整个人都要疼炸裂了。

用劲全力,仰天长啸,呼拉拉一下子,感觉一股热流涌出,肚子一下子空了。那一刻,早晨7点18分。

杨大夫俯身看着我,我看到一张沾着汗水的慈祥的脸,她用手轻拍着我的脸,不知道是不是怕我疼的昏死过去:“乖,好了啊,生了,没事了!”

那一刻,我觉得这声音就是世间最动听的声音,这脸就是世间最美丽的面孔,这安慰就是世间最熨帖的话语。那一刻,她就是观音显灵,圣母玛利亚转世,天使下凡……

遭遇难产 生出9斤巨大儿

后来才知道,我生了一个巨大儿,9斤整。生的时候遭遇难产,孩子肩宽肉厚,虎背熊腰,头出来了,肩膀出不来,情况危急。所以那一刻,医生们都很紧张,冲我大声嚷嚷,希望我全力配合。

我想,我跟我儿这算不算大难不那啥,必有后福呢?跟上次一样,小人躺在离我约1米的小床上,侧躺着,我看着他小小的脸,有些激动,这世界上,我又多了一个亲人!

经过了这九死一生,死去活来,今后打死也不生了。要打算今后再生,那真是不折不扣的女汉纸,早生几十年,都是刘胡兰江姐那一类的。

现在每天的时间被分割成了无数的碎片,这篇日记是利用了几天数个碎片空闲,零零碎碎拼凑而成。

抱着我的胖娃娃,偶尔会闪现一个念头:这么可爱的宝宝,何不多生几个出来玩?随即,我就会跳起来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——贱人,你的名字就叫作死!

9斤胖弟已成为小小少年

我是自由撰稿人,两个孩子的妈妈,文图均为原创,来自我的一点小美好。

观察、记录、分享与孩子有关;发现、感受、热受和生活相联。

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

公众号:一片禾田

新浪微博/简书/豆瓣:一片禾田

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